家是選擇留下來的地方

這個學期是我在Institute of Design的最後一個學期。是一種興奮期待又緊張的狀態,不敢相信再過三週,就要穿上碩士服,真正畢業了!數一數,已經三年沒有回台灣,臉書上單身的大家好像長大了,屁話減少,關於工作和政治的評論大幅增多,最令我汗顏的是,大家不斷有(新)小孩和老公(只有一個)的照片。

每次台灣的好朋友,總是會留言或私訊問我什麼時候回台灣-我的家,我總是吱吱嗚嗚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也許是生性漂泊,四年前從台灣到大陸短暫工作之後,“家”的定義在我的字典裡便不斷更新。曾經我以為“家”就是“生長的土地”,因為在美國,老外總是會問:“你從哪裡來?”。但是漸漸地,我發現 “從哪裡來”,並不等於那裏就是我的家。因為接著我總是會解釋幾句:”但是我爸媽現在不在台灣,我的兄弟姐妹也在國外。“ 我發現親人在哪裡,你在乎的人在哪裡,就是家的所在。

一轉眼來美國已經是第三年,我對家的定義又變了。即便我告訴朋友們,父母現在暫居上海,我仍然說不出:”上海是我的家“ 這樣的宣言。上海是我熟悉的城市,有璀璨的回憶,有熟悉的人事物,是回去見父母的地方。我只能說,不論在台灣或大陸,我都有棲身之地,有一個住處。那麼美國呢。在紐約住了一年,來芝加哥也已經兩年,雖然芝加哥是中西部最大城,跟紐約的繁華及快速相比,還是有文化,地理差異。我的公寓在芝加哥的市中心,有自己的房間,健身房,每天不是在去學校的路上,就是在去工作的路上。我的房間牆上沒怎麼裝飾,傢俱也都是二手,總是想著,”這裏只是暫居之地,不知道下一步會去哪裡,房間的模樣就不用太費心了吧!“  這種心理狀態,是不是所謂 ”流浪的浪子” ?漸漸我發現,”家“ 是我選擇留下來的地方。

於是,找工作的過程中,我總是會問自己”想在哪裡留下來?“ 世界太大,腳步太小,那種想要走遍世界的不滿足總是不停將我向前推,不光是旅遊而已,而是想去真實體驗各種不同的生活方式。 ”什麼時候才會停下來呢?“ 也許永遠不會,這樣才會有 ”下一次在哪裡相會“ 的期待吧!